古玩收藏
Calligrapher
 
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秀艺网 >> 古玩收藏 >> 中国书画
山水清晖之王石谷
发布时间:2021-10-19 00:00     |    查看:492     字号: T | T

古之画史中曰大师、画中圣手等等水分少,往往达者信之,迷者从之。近代以来,疑古、反古成风,大师、巨匠横空出世者甚多,乃至自炫自媒,以为秉笔直书,盖棺论定者,皆可由自己的声望、权力、利益纠缠等等关系把虚名做实。夫子说过:“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显然,夫子对于礼崩乐坏的局面过于悲观,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书画图像的留存和传播获得了极大的生命力,以至于藏身于蜗居的我们,借助网络一样可以优游于历代绘画大师的艺术世界。文化的兴衰如四季更替、日升月落,是正常的自然规律,书画艺术没有理由一直保持着长盛不衰的发展轨迹。只要它的传统精神能代代相传,总会有一些人可以领袖群伦,夯实书画艺术之基石,那么,书画艺术的生命力就会尽最大可能地得到延续。清代被称之为“画圣”的王石谷(1632─1717)就是这些人中的佼佼者。王石谷,名翚,号耕烟散人、剑门樵客、乌目山人、清晖老人等。许是“翚”字比较生僻,故以字行。


王石谷说:“以元人笔墨,运宋人丘壑,而泽以唐人气韵,卓然独绝,遂集大成。”稍后清人梁巘论书帖,也说:“晋人尚韵,唐人尚法,宋人尚意,元、明尚态。”比较而言,王石谷此说更有复古主义的风骨,其实所有的复古主义在中国文化领域中往往是推陈出新的过程。当然,王石谷讲究的是绘画浑然一体的大成境界,一切皆为我用;梁巘却仅仅是事实陈述,尤其“元、明尚态”句,令他的分别心一望而知。可惜,大成境界虽然更合乎文艺之道的发展,但对立分别却更贴近人心欲望,所以,做学术的人往往更喜欢梁巘的点评,从中发挥足可以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而王石谷的大成境界却需要极其深厚的笔下功夫、从容自如的文化修养才能体悟,费时费事。譬如有人质疑陈玉圃反复阐释“画道论”的意义,不讲笔法、不讲构图、不讲形式等等,总是形而上论之,于书画学习有什么实际意义呢?陈先生说,没有对“画道”的充分认识,所谓的绘画笔墨、形式等等才真正没有了意义。这就是复古主义的特点,过于理想,过于坚持。现在社会生活节奏很快,“违道趋利”者比比皆是,虽然东坡先生说这样的认识太浅陋,又说“邪说之移人,虽豪杰之士有不免者”,但谬说谎话说了千遍,似乎就真成了人们口中的真理,画史中真正能“推其本末,权其祸福之轻重,以救其惑”的人还是太少。那么,这时候重新认识“四王”或许会有格外的文化价值。石谷所说的“元人笔墨”,当指艺术精神之自由从容,“宋人丘壑”则映照现实世界之秩序井然,“唐人气韵”自然是民族文化之核心价值,即中国书画艺术当以自由从容之精神映照现实世界之物象,表达服膺民族价值观的意向,如此作画,可谓大成。以近人能理解的语言来说,就是“兼容并包、平正中和”。在笔墨技法上要兼容并包,在文艺思想上要克己复礼,这是中国书画精神的核心。以此观照王石谷的艺术,则会发现他基本做到了知行合一,所说的正是他在做的。王石谷出身于绘画世家,启蒙老师张珂对黄公望情有独钟,所以,王石谷最初接受的笔墨训练是元人的自由从容,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年轻的王石谷为了生计大量地临仿古画,许多作品几可乱真。也许就是因为这样的仿古能力,他被王鉴看中,推荐给王时敏。据说王时敏曾经把宋元名作缩小摹写,装裱成图册,随身携带,以反复体会古人笔墨趣味所在,王石谷的摹写能力自然是王时敏所看重的。据说王时敏初见王石谷习作就十分惊讶,说:“此烟客师也,乃师烟客耶?”烟客即王时敏,他这样说,自然一方面是谦虚客气,一方面也是说王石谷笔墨有天赋的从容自在,是绘画天才。在王时敏家,王石谷阅读了大量的古代绘画,肯定也临仿了不少,其中不乏宋人李成、郭熙等人的名作,这使他的笔墨传统超越了老师,更加广泛和结实。同时,在王时敏、王鉴的指导下,他又读了很多书,提升了文化素养。于是,文化修养和绘画技艺相辅相成,他的笔墨也日臻完美。这是他跟仇英的不同之处。仇英也是职业画家,也跟随文徵明学画,但读书少,也没有老师让他临摹历代名画,从中指点,只靠着自身的天赋打出了一片天地。人生际遇,各有不同,没有办法深究。


不过,仔细想想,由于家庭环境、社会地位和文化背景的差距,王时敏培养王石谷的目的,也许就是按照职业画师的方向来培养的,毕竟王石谷年轻,笔头有灵气,可以更好地仿制古画,以供欣赏。只不过王石谷的天赋太突出,于临仿中逐渐有了笔墨感觉,进而完善,具有了自己的特色。他又凑巧参与了《康熙南巡图》,获得了太子的接见和肯定,赐予皇帝手书“山水清晖”四个大字,于是身份上自然摆脱了职业画师的局限,成为比肩王时敏、王鉴、王原祁的人物。若非如此,想来他也未必能摆脱仇英“未能进行阶级突破”的命运。令人欣慰的是,纵使获得了天下同行的肯定,王石谷也没有得意忘形,而是恪守画师本分,过着自己想过的生活。甚至我们也可以这样设想,有这样性情的王石谷,即使没有遇到王时敏,没有名传天下,可能还是会过得如此平静从容,只是我们却有可能会与他错过而已。也正是有性情上的克己严谨,王石谷才能在盛名中保持着清醒。参看他的成熟作品譬如《秋树昏鸦图》,笔法从容,虚实有序,气息平静闲适,清透空明,既有南派山水的柔美,也有北宗的严谨,真可谓集大成者。他以非常工整的书法题唐寅诗,应该是致敬前贤,也可能是因为在性格上习惯保持严谨平和。或许没有艺术家那样才华横溢,但他表达的情感更内敛和平静。儒家传统思想讲究的就是中正平和、内敛谨慎,非如此,不能“惟精惟一,允执厥中”,从而不能保持文脉的传承。王石谷算得上书画领域里的儒者、绘画中的君子,他可能没有勃发的情绪、超然物外的才华,但踏踏实实的安稳、平平静静的从容更令人亲近。恽寿平愿意与之互为知己,一定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66.9K
上一条:山水画的几种构图方法
下一条:当代隶书创作面临怎样的窘境?
评论留言
发表评论 (*为必填)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相关法律法规
IP:34.207.230.188
*
*
最新名家
最新字画
关于我们  |   使用秀艺  |   合作加盟  |   收藏问题  |   手机访问  |   免责声明  |   隐私保护  |   艺术赞助  |   友情链接

责声明:秀艺网所有信息均来自(会员/媒体/个人/网络)投稿,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立刻与我们取得联系.

Copyright © 2006-2021秀艺网版权所有    邮箱:12490081@qq.com

苏ICP备200420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