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收藏
Calligrapher
 
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秀艺网 >> 古玩收藏 >> 中国书画
八大山人山水画的笔墨形式与造境
发布时间:2021-07-20 00:00     |    查看:494     字号: T | T

八大山人,名朱耷,江西南昌人,明末清初画家、书法家,清初画坛"四僧"之一。

相比花鸟画与书法,山水画是八大山人最晚涉足的,因此,其山水画的章法、笔法和墨法都明显地受到花鸟画和书法的影响。正是花鸟画与书法的积年修养,让八大山人的山水画的风格、意绪、境界、品格自当为后世敬仰,极具史学与艺术学的研究价值。

1、笔墨与造型:笔简而形具八大山人一生沉浸在笔墨境界之中,绘画作品很少着色。他的理性表现在笔墨和构图的处理上,二者都很讲究“理”的阐发。八大的山水画虽然造型奇特,大门始终未脱离江西地形、地貌所具备的基本形象。在把心象从具体物象中抽象出来的过程中,他极有分寸感,不仅能致广大,而且能尽精微。他从不信笔涂抹,越到晚年,越是以精妙之笔塑造独特的形象。

八大山人在其《山水鱼鸟册·之八》中的一首诗里谈到了用笔精妙的洞察:“使剑一以术,铸刀若为笔。钝若楚汉水,广汉淬火烈。何当杂涪川,元公乃刀划,故此八升益。昔者阮神解,暗解荀济北。雅乐既以当,推之气与力。元公本无力,铜铁断空廓。”饶宗颐和王万宇先生都岑对这首题跋作过详细的分析、饶先生说:“书画之道,犹如铸刀。”八大山人以浦沅铸刀和阮咸辨律的高度要求自己,晚年的他使用中锋,用笔愈发简练,但简练不是单调,笔画的长短、欹正、穿插各不相同,如其绘画用笔一样丰富精炼。正如吴昌硕所说:“八大山人笔力千钧”、“比如金刚杵”以及“高古超逸、无益笔,无剩笔。”

概而言之,八大山人的笔墨特点及成就,可用“损”、“和”、“洇”、“拙”四个字来概括。具体如下:
第一,“损”。景物和物象少,而笔数极简。“空白”极多,某些地方一笔不着仅盖方印也可以构成一幅完整的画面,而物象的造型用笔确是“损之又损”、寥寥可数。用笔虽少,却厚实、盈满、得趣。

第二,“和”。一是指八大山人的精神气质,另一是指书法与绘画的融合。书画结合,一笔兼用,越到晚年,笔法越含蓄圆润。


第三,“洇”。明中期用的“生纸”极易走墨,难以控制。八大山人充分利用了生纸的特性,通过对笔中含水量的控制以及其“无双的腕力”,使笔墨出现更丰富的变化。用水洇表现“含苞欲放点”,更为形象地表现树干、树叶的稚嫩枯老,表达了他“墨点无多泪点多”的感情。

第四,“拙”。八大山人常常将矾头画成圆的,远处的石坡下也无任何支撑,出其不意地斜在那里。造型的“奇”与“意”、“趣”紧密相联,笔简意繁,“大巧若拙”,却又不熟矫揉造作,刻意为之。
以上四点,既是八大山人山水画的笔墨特点,也是他绘画艺术的特点,而这时他发展中国水墨写意画的非凡成就之所在。2、章法:知雄守雌八大山人的山水画的虚拟性与平面性表现的最为充分而自觉。其笔墨浓淡上并不因为远近透视之变化而变化,或者不论远近用笔之浓淡均相似,或者反而近淡而远浓,或者近、远浓而中景反而淡,以此来混淆视觉直观的空间感。这正是八大山人在山水画章法布局中最为显著的特点之一。正如八大山人自题山水册中所说:“春山无近远,远意一为林。未少云飞处,何来人世心。”八大山人正是以此来寄托自己悠然闲远之思。他或者让两厢虚而中间实,一座山峰一块巨石突兀而上;或者从左,从右,山体从一边生去;或者一左一右,相互穿插,相续相接,直上画面顶部,打破隔断式空间习惯;或者取两厢实而中间空,上下实而中间虚的奇特构图。

八大山人山水画的画面设计性极强,每幅画的经营布阵都看似不经意而处处经意之极,所谓‘下手时,他人寻起止不可得’。但不论八大山人是刻意还是无意识地选择以形写心中山水——“心”者,指的都是经过文化熏陶或甚至是囿于传统的心。“意境空阔,意味无穷”,他的山水画在大处纵横排奡,大开大合;小处欲扬先抑,含而不露,张弛起伏,适可而止。古往今来,于《老子》书“知其雄,守其雌”“知其白,守其黑”之渗透,无过于八大山人者。知此二者,则“黄金分割”“三角形”“不齐之齐”“齐之不齐”种种高论均可避舍。知阳而守阴,知刚而守柔,一切处于蓄势待发之状态,而此种状态则为八大山人感悟所致,不用刻意为之。也许,最迷人处正是八大山人画面中那似乎宛在浑然天地、辽阔宇宙之中的空白。

3、心象:因心造境

“心象”是中国山水画的最高目标,也是中国文艺理论中最大的一个审美概念。它是一种发自心灵、来自魂魄的艺术关照,是审美主体心胸对审美对象的一种移情与神思。八大山人山水画的美学意味,正在与他能笔以达意,器以显道,形以传神。从他的山水画作品中,我们能感受到“予与山川神遇而迹化”的神韵气质,他强调艺术的取舍与夸张。“画受墨,墨受笔,笔受腕,腕受心”,似奇反正,似奇反真。

八大山人晚年之作愈趋宁静,更贴近宇宙本体,略无间隔,创造无我,无时空的独特心象,将自然万象提升为一种色相皆空的晶莹世界,“山色依然世外尘”,达到无念,无相,无住的禅境,从悲怆郁结中解脱,象征心灵与自然的契合一体。

八大山人是明清之际中国画坛上“坐标式”的人物,他的超世绝俗,自然尚真处处显示了其本性中的洒脱和旷达的名士风采。他透过山水画作品彰显出其情感的纯洁、人格的高尚与思想的深刻,这使得他成为“人品”决定“画品”的经典案例。八大山人的作品是精神的象征性、艺术的表现性和造型的抽象性的“多位一体”的综合体,从这个层面讲,八大山人山水画研究无疑具有当代性价值。

66.9K
上一条:金农的怪画与怪话
下一条:隶书想要写活注意这六点要求
评论留言
发表评论 (*为必填)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相关法律法规
IP:18.204.48.64
*
*
最新名家
最新字画
关于我们  |   合作加盟  |   收藏问题  |   会员服务  |   免责声明  |   隐私保护  |   艺术赞助  |   使用秀艺  |   友情链接

责声明:秀艺网所有信息均来自(会员/媒体/个人/网络)投稿,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立刻与我们取得联系.

Copyright © 2006-2021秀艺网版权所有    邮箱:12490081@qq.com

苏ICP备20042070号